光雾

紫罗兰是蓝的。

🆘求助

占tag致歉

是这样的 朋友马上生日了 但是因为我没有看这个番而且不太懂 想给她挑点相关谷子做礼物不知道买什么好

有什么好推荐吗呜

最好是现货!!

【盾冬】干燥季风【狮狼时期/生贺】

大家好我是主厨光雾w

现在是早上8:00,为大家准备了一壶提神拿铁

希望大家都能有个愉快的早上!


狮狼文学预警!OOC预警!

一些私设:没有内战,全员在线,stucky已经确定关系

  

 


Summary:在冰封了70年后,Bucky Barnes生命里一切湿漉漉的东西,都被一场季风带走了。

 

 

 

 

噩梦已经很少找上他了。就像超级英雄们的生活终会回归平静一样,Bucky Barnes的生活也终于走上了正轨。

 

他从冰柜里醒来已经有好几个月了,也许有几年了。这里的生活很舒服,Bucky偶尔也刻意回避了那些记录时间流逝的方法,比如在墙上刻划来计算自己在安全屋里度过了多长时间好提醒自己及时转移。那是冬日战士才会干的事情,虽然Bucky还是会想起那个时候的事情,但在瓦坎达,他想成为Bucky Barnes。

 

Steve经常会来看他,虽然Steve坚持把回来看他当作是回家,那不能说是看,Steve说,“我就是说为你而来。”然后Shuri公主会拉着他哥哥赶紧离开这里,Okoye翻了个白眼也没忘记帮他们把门带上。

 

“说真的,你们应该看看Barnes中士刚从冰柜醒过来那个场面。”Shuri公主越说越激动,但显然对面的复仇者们都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为什么这副表情?你们都知道了?”

 

Clint和Sam首当其冲地点点头。

 

接着是Wanda和Natasha。

 

 

 

接到Shuri公主消息的那天,Clint和Sam刚好和队长搭档出任务,还没到指定位置之前Steve一直都盯着驾驶舱的玻璃,Clint在清点他的箭,Sam闭着眼在假寐。

 

“真的吗?!”Sam敢打赌他真的没见过这样的队长,“谢谢你!真的是太谢谢你了Shuri公主!我结束这次任务就赶过去。”

 

队长从昆式前端的驾驶舱走到了后端,Shuri公主的身影笼罩在奇莫由珠发出的紫色光芒里,“我希望我们能马上见面!我这就过去!”

 

然后他戴好头盔,拿起盾牌,前面的驾驶员回头通知后面的三位超级英雄他们已经到了任务地点,队长看着缓缓打开的舱门,纵身跳了下去。Sam拍拍Clint,“他带降落伞了吗?”

 

还好最后队长还是完好无损地到了瓦坎达,也许一些小小的擦伤算不上什么,对超级士兵来说,血清很快就可以把这些伤口修复好。

 

他几乎是一下昆式机就来了这里,即使他站在Shuri公主的实验室里有点突兀,他看起来是那么的手足无措,虽然他已经来过好几回了,在那些对着冰柜的日子里,在那些Bucky还没有苏醒过来的日子里。

 

穿着白大褂的实验人员忙忙碌碌地前后奔走着,但他们都很默契地绕过了站在Barnes中士冰柜前的那座雕像,毕竟是70年的好友,盯着看也看不腻那种。

 

“放心吧队长,Barnes中士很快就会回来的。我在他冰冻的时候把他脑子里的口令清除掉了,现在他不再是个威胁了。”Shuri按下按钮,冰柜里的寒气一点点消退,水汽也褪去了,Bucky重新变得干燥而鲜活,从Steve笔下的画里苏醒过来。

 

他缓缓睁开眼睛,光彩重新回到了他的眼眸里,那些水汽好像转移去了Steve的眼里,他的蓝色眼睛里盛满了一些湿漉漉的情感。

 

“Bucky,你回来了。”

 

Bucky的手覆上Steve脸上的细小伤口。

 

Shuri公主赶紧把所有人都从实验室叫了出去,T'Challa说她可以去看看Clint的箭筒和Sam的翅膀,给两位百岁老人留点个人空间。Shuri意味深长地看了实验室一眼,“别摔了我的仪器就行。”

 

“Steve。”他从冰柜里走了出来,“Steve。”

 

像热带的风暴席卷大地,像跨越赤道的彩虹。

 

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瓦坎达是个很适合休养的地方,至少对Bucky来说是的。虽然他的肤色总是特别显眼,显眼得有些另类,但这里的人们都对他很好,T'Challa知道他住不惯宫殿之后特地给他找个了小山坡,小木屋就盖在池塘边,他每天一起床就能看见阳光在湖面上的影子。每天早上会有路过的小孩子和周围的居民们跟他打招呼。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总是闲着不太好,他打心底里谢谢国王和公主的帮助,也希望能给他们做点什么。

 

“这样吧Barnes先生,”在第无数次表达自己想为T'Challa或者公主做点什么的时候,T'Challa国王终于给Bucky谋了个好差事,“考虑到你之前的工作,我觉得你非常适合去给Shuri帮忙,你知道的,她总在开发实验各种各样的武器,现在瓦坎达马上就要向世界开放,我的工作比起以前来真的忙了很多,没办法总陪在她身边给她做武器测评,我想,这个职责交给枪械高手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Bucky低头看了看他的左手,“哦别担心手臂的问题,Shuri说她马上就能准备一条新手臂。”

Bucky点点头,终于舒展眉心笑了起来。T'Challa没见过70年前的他,但他相信那就是来自70年前的笑容。

 

没有测评任务的时候,Bucky会在山坡上帮Okoye放羊。小羊们都乖巧可爱,相处起来没费Bucky什么劲,相反,他对这件事乐在其中,每天早上和小羊们一起出游,羊群们咩咩地围着他转,他和路过的每一个人打招呼,微笑。

 

 

 

Steve下了昆式就直奔Bucky的小木屋。好吧以前的他没有那么直白的,下了昆式还去和国王和公主打个招呼,但是眼里的急切怎么也藏不住。T'Challa那天特地等在了停机坪上,打断了他的行礼,“去找Barnes先生吧。以后也可以直接去找他的。”

 

好吧,被看穿了。

 

小羊们不光很喜欢Bucky,它们也总能敏锐地感知到Steve的到来。通常每天下午,邻居家的小女儿会来池塘边借着打水的名义和他的小羊们玩闹一阵子,给他送来自家织的布或者是一些饭菜,他感激地接过,回赠他们一些羊毛或者是羊奶。如果有天下午小女孩没有来,那大概率Steve会在傍晚的时候出现。

 

Bucky估算着时间开始煮饭,一只手的时候做起来还是不怎么方便,很多要切的菜只能草草处理,但是Steve一样吃得津津有味。说来也奇怪,Steve来的时候,瓦坎达总在下雨,他闻着空气里的土腥味,等着大雨,就能等来Steve。然后他们分享同一锅炖汤,在木屋里看雨滴落进湖里,再在雨声里交换一个湿漉漉的吻。

 

Bucky很享受在瓦坎达的生活,安静美好得像是另一段人生。

 

 

 

这次Steve来没有下雨,碧蓝色的天在他头上展开画卷。本来还围着他的小羊里突然有只羊冲着山坡的方向上咩了两声,Bucky支起身子来张望,目光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Steve刚刚从战场上下来,身上还沾着硝烟的味道,Bucky站起来,迎上去,然后他们拥抱在一起,交换亲吻,把头埋在对方颈窝里,羊群围在他们身边咩咩叫,白色的毛让一双恋人仿若在云端。

 

“Steve,我一直以为你是看准了在雨天才来找我的。”

 

“Bucky,我没有这种总是看天气预报的习惯,我还算年轻。”

 

“哦是吗,Shuri前几天刚给了我一台手机,我现在可是知道了什么是推特什么是ins。”

 

“原来晴天的瓦坎达是这样的。真希望世界上没有任务,我也想在瓦坎达住下来。”

 

“这可不行,你是美国队长,世界需要超级英雄。”

 

“可是我需要你。”

 

周围的羊群都听不下去了,纷纷咩咩叫着散开了。

 

Bucky笑了起来。

 

邻居家的小女孩不知道Steve来了,她老远就喊着“白狼!今天我妈妈给你准备了青豆羹!”。

 

Steve问他,“这里的人都叫你白狼吗?”

 

“我挺喜欢这个名字的。”说完他笑起来,朝着小女孩走去。Bucky在用Steve听不懂的语言和小女孩沟通,他们说着还不时笑起来,她把手里的食物递给Bucky,目光却忍不住扫向Steve的方向。

 

“他叫Steve。”Bucky看出了小女孩的好奇,大方地介绍了自己的家属。“Steve!和小朋友say hi!!”

 

“你好!”Steve努力地挥挥手。

 

“我认得他,很多美国的漫画上都有他,他是什么模特吗?”小女孩眨眨眼睛。

 

“不。”Bucky回头看他,Steve正弯腰逗弄他脚边的一只小羊,“不,他只是我需要一直照顾、并且一直追随的人。”

 

“我差不多该回家吃饭啦,祝你们拥有美好夜晚。”她当然知道,从白狼搬来她们家旁边的那天不久之后,Shuri公主就来找过他们。Shuri公主不常插手这些皇家之外的事情,但是她亲和温柔,虽然还没和白狼打过交道,她就相信白狼先生也是这样一个温柔的人。

 

“他有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不要打扰他们失去了70年的温柔时光。”Shuri公主冲着她笑了,“如果那个神秘嘉宾会来找白狼,我会提前告诉你的。”

 

下一个70年会很久吗?她今年刚好9岁,还不知道时间到底是什么模样的。也许那个时候Barnes的羊群可能已经生了小羊,小羊又生了小羊吧,到那时,Barnes先生就会拥有一个很大的羊群了。她想。

 

 

 

Steve在瓦坎达之外出任务的时候,他们偶尔会打个视频通话给对方。两个老年人不怎么会用这些高级的东西,Bucky的Skype账号还是Shuri帮忙注册的,Steve一开始用的时候,也没少麻烦周围的队友。所以当Shuri绘声绘色地描述起那些他们在Bucky解冻后相见的场面时,在场的所有复仇者都回想起了那些Steve和Bucky打越洋视频的夜晚。

 

Bucky经常是坐在湖边和Steve打视频通话的,他说他喜欢瓦坎达的夜晚,月光和虫鸣让他回想起欧洲战场的夜晚,驻扎在森林里的时候,他们的营地周围都是这些。他们在月光下、在虫鸣里交换亲吻,远处的小酒馆传来隐约的音乐声,灯光笼上月光的轻纱。

 

那样的日子好像就在昨天,又遥远得像是上辈子。

 

Steve还会跟他说今天的战场是什么,任务是什么,再以一句“我没事。不疼。”结束晚上的视频。

 

哦,这就是恋爱的世界吗。Sam把吐槽吞回肚子里,并表示这不是个疑问句。

 

 

 

今天的Steve没有伴着雨而来,至少目前还是。天色变暗的当口,Bucky把羊群赶回圈里,他的小羊们都很有秩序,他站在羊圈门口,挨个摸摸它们,再抱起来放进圈里。这是Barnes独家清点方法,Bucky一点也不觉得累。

 

与此同时,接受了露天晚宴邀请的Steve,正在湖边生火。Bucky执意要让他看看瓦坎达的夜空,Steve根本就没有拒绝这个选项。

 

“这可是大号蜡烛!别忘了我在欧洲教你的东西!”Bucky披上瓦坎达传统服饰往外走。老天,Steve真的不是有意不挪开眼睛的。

 

Steve乐于成为Bucky的厨房小助手,他披着瓦坎达传统服饰做饭的样子是世界上最好的画,Steve尝试过几次,却没有再现那样的美好。Steve终于找到了画笔也会无力的时刻。

 

Bucky拿起勺子搅拌了几下,把勺子整个提起来的时候在边缘磕了一下,勺子和锅沿碰撞的声音把Steve拉回现实,他像过去的每一次一样,最后尝了一下味道,满意地撒上一把碎叶,“这是瓦坎达特有的香料,前两天Shuri公主送给我的。”

 

Steve趁着Bucky收拾厨具的时候,给Bucky盛了满满一大碗,然后天上传来了滚滚雷声,豆大的雨滴紧接着就掉了下来。

 

“Bucky!!下雨了!!”他冲着小木屋喊着。

 

“shit!”Bucky的脑袋从门里探出来,“Steve!你快把东西搬回来,我得去盖一下羊圈。”

锅很烫,Steve把盖子盖上去,被锅沿烫得龇牙咧嘴,还是一口气提起锅往回跑,Bucky盖好羊圈上的防水布,端着两碗咖喱浓汤往回跑。

 

谢天谢地,谢谢国王和公主的金属手臂。

 

等到他们在小木屋里安顿下来准备继续被打断的晚饭时,两个人身上都已经是挂满上水珠,Bucky升起屋里的火盆,把锅架好,Steve刚好擦干头发走出来,金发乱糟糟地支楞着。他捧着碗坐在Bucky身边,Bucky突然开口了。

 

“Steve。”勺子和碗碰撞的声音停下了。

 

“嗯。”Steve想接过Bucky的碗给他添一碗。

 

“你还记得那年吗?那年的冬天冷得像西伯利亚一样,我们缩在壁炉前面抱着咖啡,关好了所有的窗子可还是感觉好冷。那年雪也下得特别大,积雪足足有几英寸深,后来快开春了,没那么冷的时候我们去街上给人扫雪,还赚了不少钱.....”Bucky舀起一块土豆送进嘴里,“我们在欧州战场的时候,晚上能用来取暖的除了酒只有咖啡了。老天爷那里怎么会那么冷,幸好血清强化了你,那么冷的天要是哮喘或者什么别的病找上你可就麻烦了。一冷我就想喝点咖啡,在雪山上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营地里的咖啡......”

 

Steve的眼神突然悲伤起来,“对不起Bucky。对不起。”

 

“别道歉Steve,”他的手握住了Steve的,“那和你没关系。”

 

“如果那个时候我能拉住你,我就能把你拉出所有的苦难,再给你一杯热咖啡。”Steve的眼神又开始变得湿漉漉的,“我还记得你很爱喝那些配给咖啡,我把我的配额都给你了。”

 

“好吧好吧,Steve,看在你的降雨神功上,”他认真地说,“我想喝咖啡了。”

 

Steve突然窘迫了起来,他没有准备那些,咖啡对他不起作用,所以他出任务的时候也不会随身携带咖啡,速溶的都没有。

 

“听Okoye说现在美国流行喝......”他眯起眼睛,努力回想那个品牌的名字,“星巴克,对,星巴克。”Bucky放下碗,“她还问我有没有喝过星巴克,为什么星巴克还不来瓦坎达开分店,Okoye提了几次她想喝来着。”

 

“S-T-A-R-B-U-C-K-S.”Steve在小本子上一笔一划地写下来,“也许我得回去问问Wanda,你知道的,他们年轻人比较懂这些。”

 

“好吧雨神先生,希望下次我也能喝上这个美国年轻人爱喝的东西。我也想赶赶潮流。”

 

 

 

第二天Bucky去送了Steve,他是任务结束后溜回瓦坎达的,Fury局长同意了这次的任务汇报迟到一天。Bucky站在地面上,看着Steve的昆式起飞远去,像一场热带季风,带走了他生命里一切湿漉漉的东西。

 

 

 

“先生请问喝点什么?”今天是他第一天上班,通常来说上班族们不会那么早来买咖啡,这位戴着墨镜的先生显然是个另类。

 

“嗯......”面前的先生紧张地翻看着他的小本子,好像上面写了一些推荐的饮品种类。

 

 

 

Steve是特地去找Wanda去问的,Natasha欣赏着美甲坐在Steve对面,“怎么突然对星巴克产生兴趣了,因为Starbucks里也有buck?”

 

然后她满意地欣赏着Steve的耳尖变红,“好吧,我觉得蔓越莓酱搭配什么都好喝,真的。”

 

“Natasha说的那些应该会适合Bucky,我个人觉得星冰乐之类的也很不错!”Steve低头往本子上写写画画,一边写一边腹诽当代的咖啡味道也太多了吧,以前能喝上一杯拿铁就不错了。时代进步的速度还是超出了他的预计。

 

“你是准备带回去给他吗?”Natasha抬起头问Steve,“还是你们都准备好面对当代纽约给你们带来的冲击了?”

 

“他对自己的清除效果还没有足够信心,再说了,Shuri也说他应该好好休息。”他抬起头来,又低头看着本子上密密麻麻的笔记,“他战斗了90年,现在他需要的就是一场平静。”

 

娜塔莎玩味地挑起眉,往后靠在沙发上,继续旁听Wanda给Steve科普星巴克里的咖啡种类。“要是他很喜欢谷物类的味道的话,我觉得燕麦拿铁就很不错,现在的人还会给咖啡做拉花,有的拉花做得可好看了!”

 

“拉......拉花?”

 

“就是用牛奶在咖啡表面上画出图案来,没什么难的。”

 

“还会显得很惊喜,一打开杯子就能看到的图画。”Natasha补充了一句,特地加重了语气,“这是年轻人的把戏。”

 

 

 

他不知道眼前的先生陷入了沉思,虽然后面没有人在等着点单,但是站在这里——只有他们面对面地站着——好吧他得承认,他感觉有点尴尬了。

 

“先生,您想喝点什么?”他只好又问了一遍,“需要我给您推荐一下吗?”

 

“你们这里有什么咖啡种类是可以做拉花的吗?”Steve摘下墨镜,看到他的工牌,“James?”

 

“啊是的,只要是热的咖啡都可以帮您做拉花,只是这是我第一天工作,可能还不是很娴熟......”

 

“那可以我来试试吗?”Steve补了一句,“我有学过一些,只会拉一些简单的图案。”这些技巧其实都是幻视告诉他的,为了讨爱人的欢心,幻视也在努力学习一些人类社会的技巧。尽管学起来速度不同,但他们都显然乐在其中,Wanda偷偷拍了一张Steve学拉花的背影发给了Bucky。

 

“就这个燕麦拿铁吧。”

 

男人的蓝眼睛看着他,眼神里充满了一场季风来临的征兆。

 

 

 

Bucky是被一阵咖啡香叫醒的。虽然当这个味道钻进他鼻子里的时候,差点激活了他的杀手防御体系。这里屋子小,放不下咖啡机,瓦坎达也没人种植咖啡,Bucky已经很久没有喝过咖啡了。

 

他把手从枕头底下抽出来,那里没有刀也没有枪,只有胸腔里的心脏提醒他,什么才是现实。

 

今天羊圈里的羊好像比以往要更热情一些,天色好像还没完全转亮,他就已经听到羊群们咩咩叫的声音了。今天的空气好像比以往更潮湿一些,像湿漉漉的纱黏在身上。

 

Steve站在床前,手里提着星巴克的袋子,那上面一定还有他刚学的拉花。想到这里,Bucky终于放松了自己全身的肌肉,眼角的笑纹明显了起来。

 

“Steve?你怎么这么早过来?”

 

“哦.....哦我来送星巴克。”在昆式机上想好的俏皮话一句也没想起来,Steve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

 

Bucky安静了一下。空气里咖啡的味道浓烈了起来,Bucky坐起来,深呼吸了两下,眨着眼睛问他,“星巴克叫醒服务?”

 

“是的,”他笑起来,“来自美国的星巴克叫醒服务。”

 

Steve把杯子推到Bucky面前,Bucky却看着他,眼角的笑纹层层堆积。他把星巴克的logo露出来,搂过Steve按下自拍键,然后他把照片发上ins,定位是瓦坎达。

 

照片里Steve的金发在瓦坎达的阳光里闪闪发光,就像一场干燥的季风吹开了所有的积雨云,太阳露出面孔来,生命里的露珠被照亮蒸干,带走了生命里一切湿漉漉的东西。

 

 

————————FIN——————————————

 

一些后记戳这里


下一棒!   @Sian 谢谢太太们!

很荣幸能参与!///w///

一些关于干燥季风的碎碎念

一些后记:

极限拖稿人当天才出稿

这好像是俺第一次参加盾冬系的活动主要是平时也不码字

我真的好像个老年人总喜欢写很长的后记.......

这个设定的初始故事是优步司机steve和咖啡店打工小哥James的故事,但是这个故事写到最后走向了刀.....最后还是决定改成狮狼文学整点糖出来,生日发刀,多不合适。

初始版本也已经有大纲了,可能会留着复建或者后期练笔吧。

我这次想创造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没有内战没有灭霸没有战争,只有一些安静的小故事。

这也是我第一次尝试狮狼文学,希望没有太难吃,第一次担当这么大的饭店的大厨,其实很紧张很紧张,今天晚上还被迫出去逛街了,我生怕自己写不完来着,还好世界上没有通宵不能解决的事情x

突然出现的翻译腔也是想让剧情生动一点,我好像真的不太会码字的亚子

其实我好像真的有好多相关脑洞,这是我命运般的cp,是我先动的心,我想我要为自己先动的心负责了。

备考的时候想着的都是考完试就可以去为他们创作无数个平行世界了,实在忍不住了就去写,我怕我会撑不住,我怕我会崩溃。

其实我真的很希望很希望有人能来和我玩玩呜呜,扩列也可以,私戳俺就能获得一些沙雕点赞和暴躁吐槽。

后面还有一篇盾冬系的产出吧大概然后就闭关到年底考完试了

研究生我必上岸!!


活动预告:布鲁克林大排档

俺在盾冬tag下的第一次活动!冲!

盾冬糖果店:

我们的第一次活动:盾冬漫画八十周年“庆典”非常成功,感谢各位老师的辛苦劳作和朋友们的支持。


而今年,恰是队长和巴基在漫威宇宙和大家见面的第十年。(上映时间7.22,国内首映为九月初)得益于Chris Evans和Sebastian Stan两位演员的精彩演绎,这两个角色也在十年中让不计其数的人感动、敬爱。


2021年8月13日,也就是塞包生日这一天,我们决定以24小时不间断产粮形式为他庆生。


希望我们深爱的角色在各个平行宇宙里幸福、自由。


也希望Seb能在未来创造出更多像漫威影视版冬兵这样鲜活、迷人的角色。


[桃:为啥我过生日你们不搞?


我:因为没放暑假呢大家都没空(被打飞)]


开玩笑哈,但是的确得解释一下,因为参加的老师比较多,每次活动的具体节点选在什么时候,需要协调大家的时间安排,绝并不存在厚此薄彼的情况。




这次活动的主题为:布鲁克林大排档


即每个参与者用自己的方式(文字、绘画、手书等)围绕任意一种食物进行创作。


以下是今晚的菜单:




0:00


@紫灰山主人  (十三香小龙虾)




01:00


@FICTION    (麦片)




02:00


@tosakura    (价格高出天际的小蛋糕)




03:00


@S.Srien    (芝麻汤圆与花生汤圆)




04:00


@清香滚烫地沟油   (三明治)




05:00


@!    (棒棒糖)




06:00


@青阳正辉   (奶油蘑菇浓汤)




07:00


@Fe铁    (小熊软糖)




08:00


@光雾     (拉花咖啡)




09:00


@Sian   (酒)




10:00


@彗心一笑    (糖葫芦)




11:00


@sty.鹿饮溪.    (草莓)


@illuminat_      (吐司煎蛋)




12:00


@嗅嗅很高兴    (李子)




13:00


@庭前     (冰面包)




14:00


@陌陌陌霁    (西瓜)




15:00


@白山雪来    (玉米淀粉肠)




16:00


@一只杨一      (大白兔奶糖)




17:00


 @城隍森林  (双色冰淇淋)




18:00


@一口吃下一大包   (曲奇)


@一个冷库     (热狗)




19:00


@尔东   (冰淇淋红茶)


@L>z!   (冰块)


@梦境种植园   (拐杖糖果)




20:00


@苏以文   (俄罗斯甜菜汤)




21:00


@Zenobia季诺碧亚   (红酒牛肉)


@捏可neko(我代发)  (小蛋糕)




22:00


@卓子zora    (意大利面)




23:00


@Christian Evanstan @无阿毛不桃包 两位主厨共同完成(奶茶 第二杯半价)


[后天就是七夕节了,有人陪你喝第二杯半价的奶茶吗?没有的话可以打包寄给我(不是)。]




24:00


@沉炣 (硬苏打起泡酒)


@焦小明月(代发)   (粮食)


@彼亚乔    (绿豆芽)













Q:最长的一段暗恋是因为什么结束的?

emmmm 因为我不喜欢他了

因为喜欢他太累了

自己就能过很好 没必要把别人放心里兜着

讽刺的是 我此后再也没遇见过和你一样的 能get到我对这个世界看法的人

从明天开始 不要倒flag

不要

码字吧 码字吧

Q:许一个20岁时的愿望吧

希望重新来过

希望离开文字


可是我的20岁马上就要结束了

Q:说一句大家近期很喜欢的歌词和喜欢的理由吧

“我要将你拯救 逃离人类荒谬”

最近太累了 因为备考频繁自我拉扯

Q:想知道各圈太太写文的初心以及发第一篇文的心态是什么啊?

就是单纯有脑洞 表达欲突然爆棚吧哈哈哈哈哈

希望有人喜欢 如果没有 敝帚自珍也很好

Q:你嗑的第一对真人cp现在怎么样了?

宇纲

处于一种看似be但是突然又有一些当时的追忆糖出现的诈尸状态……?

记得一方说过另一方要是女的就好了


我真的惊到